腾讯星座出品 第397期

从奋斗到欢乐颂,看外行星引发变迁

热播的《欢乐颂》已经大结局结束,感觉还没有反映过来,全剧就是以火箭速度收尾,让22楼的五个姑娘都迅速拥有了自己的归宿。相信即使一集也没有看过的朋友,只要刷微博微信,就能知道如同摩羯座,是高智商持续开挂,集禁欲与貌美于一身的安迪,如同双子座古灵精怪富二代,说话刻薄的带刺小玫瑰曲筱绡;如同狮子座为人热心肠,好面子的樊胜美;如同白羊座性格直爽但脑子永远跟不上行动,“拎不清”的邱莹莹以及如同巨蟹母性光辉照耀的关雎尔。

从《奋斗》到《欢乐颂》,外行星时代的结束

提到青春剧,不由让人想起了十年前的《奋斗》,播出的那一年,代表浪漫主义和理想情怀的木星在射手座,代表责任与压力的土星在火红的狮子座,代表时代的天王星在充满梦幻的双鱼座,海王星在独树一帜的水瓶座,冥王星游弋在射手座。

这部片子之所以在当时收视率不亚于现今的《欢乐颂》,就是因为2007年的那个时代有着鲜明的理想主义和梦幻色彩。谁还记得当年的陆涛不满生父在商言商、将他的项目转手卖掉,想要跟随项目继续运作,不惜将两千万奖金全部投入,最终让公司亏损三个亿。但是依然把POLO衫的领子高高竖起,梗着脖子、抬起下巴,骄傲地睥睨着这个世界。

那是一个群星影响着社会以青春幻想和热血激情,个性张扬的年代。就在那一年冥王星落在射手座最后几度,2008冥王星进入摩羯座时代,一直运行到2024年进入水瓶。2007年的那个时代,人们求新求变,朝着个人心灵追求的方向迈进。同时,木星冥王星射手,土星狮子让一群生活在北京的青年男女们,住在废弃的厂房,坚信可以通过奋斗获得成功。这又是多么的罗曼蒂克---天王星落双鱼座。每一部收视率长红的电视剧,不无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。

《欢乐颂》中的“生存法则”

当经济的压力逐渐突显,在整个世界范围内,都呐喊着“社会结构革命”的今天。青年人已经从射手的理想主义、双鱼的梦想中开始追求务实的“生存法则”。当冥王星进入摩羯座的时候,旧组织受到挑战,新生代与当权派暗中较劲。摩羯座的现实,冷漠,踏实稳定,社会的管制将更加严格。它迥异于上一个时代,射手座,自由,梦想,热情,开放。摩羯座时代来临后,摩羯座特质的人——踏实,本分,现实的人将有大发展,但人与人之间也会更加冷漠,所有射手座时代——空虚泡沫虚拟的事物会逐渐破灭。

《欢乐颂》中合租在2202的三位姑娘,哪个不用在算盘里生活?在外企实习的乖乖女关雎尔,一面担心年终考核后能不能转正留下,一面发愁实习工资只够负担房租水电,连换季添衣都要妈妈出手;邱莹莹一心想在上海立足,自己带饭上班;工资最高的樊胜美,连衣食住行都要好好计算。精英如安迪和魏渭,网上再怎么心有灵犀、相谈甚欢,第一次见面也会财不外露、刻意隐藏,哪里敢像杨晓芸和向南那样说结婚就结婚、说离婚就离婚。讨论爱情已经从《奋斗》中的理想和崇高,变成了某种奢侈。

《欢乐颂》一剧最让人感到痛切之处,在于它以创造乌托邦(海王星双鱼/土星射手)为开始,却以不断打破乌托邦(冥王星摩羯/天王星白羊)作为故事发展的动力。典型的城市新中产樊胜美发现对方的包包价格压过了自己,于是悄悄换了一个旗鼓相当的手袋,又重新恢复了自信。

天王星运行到白羊座,与天王双鱼的特性完全不同,天王双鱼是因为不确定的左右摇摆而导致各种幻想与憧憬,天王白羊则是十分确定的猛冲导致各种强烈的勇气和胆识,敢于尝试新事物,是极端的英雄主义者。2202的小小空间,成为了中国新中产的汇集地。她们既对抗着来自原生家庭、传统社会的阻挠,又反击着来自富裕阶层、上流社会的打压,在当代社会中顽强生存。

木星本来是一个与个人理想主义有关系的星体,但是在今年它进入处女座后,正处在陷落的位置。原本的远景规划会因为处女的细节化而无法实施。木星是一个与经济发展有强烈联系的星体,进入处女后一个极端就是在消费上,人们更加看重务实的性价比。在《欢乐颂》中,2202的女人们并不是一贫如洗的,如果樊姐摆脱家庭的拖累、关关顺利转正、小邱网店日益兴隆,那么她们并不缺乏最起码的生活来源。但是她们选择的认为获取内在精神的方式,矛盾就在于代表物质的处女与木星精神化的冲突。

与此相对应的土星射手,正好将射手领导的真理、自由、解放思想、灵性等高层建筑加以限制。土星在射手座期间,在2015年/2016年与双鱼座的海王星相刑,这代表着纯精神领域被禁锢在小空间里。为了维持与富裕阶层和精英群体的相似,樊胜美要费尽心力进入上流社会交际圈,关雎尔亦步亦趋地跟在安迪后面、从专业知识学到生活方式。然而又在工作、生活、感情危机突然降临的时刻,惊慌失措,显现出内里的空虚——而这些由家庭背景、成长经历造就的决断力,突显了金钱与情感的冲突。

从精神至上到物质第一

如果说以前的都市剧《奋斗》是浪漫地将梦想当做口号,《欢乐颂》的剧中人则是理性地看清楚了自己的定位,所以只能更加脚踏实地。在时代精神发生变化的当下,出身不能改变,但命运可以掌握,虽然在凛冽现实中常常有无力感,但唯一的出路似乎也只能是奋斗。

反观,《欢乐颂》讲述五个女性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困境,这一点实在难得,不像《何以笙箫默》中的玛丽苏,也不像《大好时光》中的几位女性不思工作只想着怎么嫁给胡歌

鸡汤是熬好了,但并不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。事实上,剧中人都是现实人生的投射,所以这样的言论才会在网上流传:“很少人生下来就是曲筱绡,于是我们都想成为安迪那样的女强人, 却发现再怎么努力都只能达到樊胜美的地位。我们以为自己是关雎尔,其实在别人眼中,你是邱莹莹。”大家从中看到了自己,但是也只限于看到,很多事情不能超脱、难以引领,也就很难获得内心的满足和精神的提升。

小结:

物质和精神是千百年来永恒的话题,没有多少人可以平衡好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。行星每天都在运行,揭示着个体生命在宇宙体系中进化与转化的趋势。不同的时代有着自身的印记,人不能主宰宇宙,同理,人不可能跳出物质和精神的范畴。我们不需要强求如何主宰命运,而是如何转化命运的意识,也只有透过意识的转化,人类才有可能真正在精神及物质上改变和宇宙的对应关系。

本期作者:

一点星光

+关注

著名占星师,著名星座写手

94534

34

最受欢迎的星座控作者

吐槽看热闹,欢迎关注腾讯星座

分享
腾讯微博腾讯微博
QQ空间QQ空间
QQ好友QQ好友
新浪微博新浪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