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宽之谈古论命之50

【吴宽之谈古论命系列】五十:你的人生做对选择了吗

北宋亡国之君宋徽宗,是古往今来地位超然的大书法家。他身为一国之君,却在书画上有着非凡的造诣,独创“瘦金体”娟秀飞扬,精研“花鸟画”独树一帜,古今无出其右。世人纷纷临摹他的作品,收藏界也视之如瑰宝,价值连城。

可以肯定的说,徽宗是当之无愧的大艺术家。

可惜的是,他在书画上成就斐然,做皇帝却是失败之极。一朝辉煌盛世全被他拱手让人,成为历朝历代皇室“玩物丧志”的反面教材。

读宋史时,每当我读至此处也不免为之感慨。也难怪元朝宰相脱脱在撰完《宋史·本纪·徽宗赵佶》之后掷笔而叹:“宋徽宗诸事皆能,独不能为君耳!”

为什么宋徽宗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,却不是一名成功的领导者?

历史早已有了诸多结论。有人说他是放荡轻佻,因为玩物丧志而误国;也有人说他宠幸奸佞,荒废朝政而失去社稷,众说纷纭间的一致公论是徽宗“不务正业”。

我认为徽宗之所以会落得凄惨下场,归根结底还是命不当时。

历史上荒淫无道的皇帝何其多?多少有名的,荒唐的,行恶多端的还不如他。至少徽宗在个人魅力,文化推进方面,远胜那些个徒落骂名的无能昏君。

徽宗生于帝王家,养尊处优,自幼养成了艺术家一般的不羁性格。加之爱好笔墨、丹青、骑射、蹴鞠,对奇花异石、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,饱受多元文化熏陶的他,在艺术领域方面,表现出非凡的天赋。

只是他的书画才能却败坏了所处的位置。北宋末年时局动荡,北有金人虎视眈眈,南有方腊等农民起义。实在不是一个只懂舞文弄墨的君王一展才华的舞台。我想他要是生在一个没有内忧外患、奸臣环伺的时代,无非就是乾隆一般的风流皇帝罢了,甚至履行几年帝王职责,兴许也能在历史上落得个美名。

所以,徽宗之过,只是不逢其时,在错误的时间坐上了帝王之位。

他的聪明,他的才华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时代,否则又哪会亡国呢?古来为帝王者,开疆拓土多在前,享乐败坏多在后,本就是世间定数。只有精明强干者,才能在困难艰险时担起责任,中兴国家。适者生存的年代,有多少能耐,自然有多大担当。

几天前忘年交江老先生前来看望我。江老白手起家建立了不小的家族企业,如今古稀之龄,公司经营的传统业务越来越经不起时代的冲刷,因此想要指定一位优秀的继承人。在几位候选者中,他尤其对小公子青睐有加,说他不仅一表人才,而且极其聪慧,在音乐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。

我问:“你选择继承人的依据是什么?”

江老答:“有新想法,能把企业做强做大。”

“但我看老幺并不合适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他满脸惊讶。

“老幺最像年轻时的你,聪明活跃,有着比你当年更好的条件。”

江老点头称是:“这也是我欣赏孩子的主要原因。”

“但是他对音乐过于执着,并且在未来有着璀璨的“星途”,挽救企业于危难万不可能。”

江老有些颓然:“我来找吴老师就是有些担心,想要设法改变他的心思,但是眼看他的发展路线和我的意愿越走越远。”

我说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,一位合格的领导者需要的是冷静理性,精明强干。如果他将主要精力耗费在艺术,追求那些浪漫情怀和感性灵感,成为统治者也是不合格的。

人的一生选择最重要,即便是在错误的时间,只要选择了正确的方向,又岂会品尝那失败的苦果呢?

精通木工的明熹宗朱由校,所做家具巧夺天工千金难买,最终误国误家,被魏忠贤奸佞当道。南唐后主李煜诗词绝唱,名动千古最后落得国破人亡。身怀绝技的大佬古来不少,然而他们虽然掌舵中原贵为一代帝王,却无从选择,落得只是一流的艺术家,九流的领导者。

所有一切都是从他们命不当时,选择错误开始。如果早知道,何必多烦恼?

腾讯星座手机端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相关搜索: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相关微博

热门搜索:

    企业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