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宽之谈古论系列02

腾讯星座 [微博] 吴宽之2016-03-07 10:04
0

吴宽之谈古论系列02

[吴宽之谈古论命系列]二、被“魇镇”过命运的曾国藩

清朝名臣曾国藩在初创湘军时,命运十分不顺。彼时,他至少面对了三大难题,一是筹粮积饷时处处受到掣肘,不仅仅是底层官员违令不遵,连江西隔省的八旗官员湖广总督都对他时时刁难,坐岸观火看他的窘相;二是与太平军初期交锋时,失败连连,灰头丧气地不堪勇猛的太平军一击,这位后来功勋卓著的曾大人落到了四面楚歌,在长江的战船上一羞之下迈步跳江自尽,幸好被边上人拽住,否则,历史上就不会有曾国藩的浓墨重彩了,也许后来的史记又是另一种景象了;三是朝庭上对这位道学严谨的先生的质疑声此起彼伏,其中夹杂了许多政治性的攻击言论,令这位在一线呕心沥血忠诚不渝的曾大人有苦难言,在面对皇上痛斥他无能时,只能无奈地在战况报告上委婉写道“屡挫屡勇”这样的春秋笔法。

曾国藩具有坚毅的精神,左右文武问他是凭借什么才顶住了这么大的委屈的?我印象非常深刻地记住了曾大人的一句话:“打掉牙齿和血吞!”读此,我掩卷喝彩,陡生崇尊敬仰之心。

和他几乎同时出山组建抗战洪秀全的左宗棠就没有这些遭遇,从一开始就被皇上认识到“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,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”的价值,无论同僚还是上下级都对他赞褒有加。

这些除了处世情商之外,命理上有无特别的分析呢?

这些问题也曾经引起过我的深思和细析。

我们看看曾国藩的时辰八字:

辛未

己亥

丙辰

己亥

大运状态:

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

岁数 7 17 27 37 47 57 67

曾国藩的早期人际关系受掣现象,在传统的命理学中称之为“魇杀”,俗称犯小人运。所谓“魇”,就是我们常识中的被某种神秘手段制住了身心的活力,譬如电视剧中经常见到的在木偶上写上某人姓名,然后在上面扎针和诅咒,就是低级的一种“魇”法。

什么是命理学中的“魇杀”呢?就是命中犯了忌神,而这个忌神又恰恰是命理术词“杀”星。如果命运一旦犯此,任凭自己的情商如何高超,也会导致人际关系很差,更有甚者会处处受到刁难和打击,所以自己会觉得莫名其妙地就犯了“小人”。

曾大人命运在五行中喜火,他的忌神“杀”就是水。当他命中水被烈火蒸发时,其命就会光芒四射,功成名就。当他命中火被大水淹没时,就会空怀壮志,晦焰掩光,寸步难行。他在筹建湘军之初,命运行走在金水运和相关的流年上,其命中的火性难以升腾,相反滔天激浪灭其火性,因此处处出现了“魇杀”。

欲问他为什么犯小人?我答:“命也!”

由曾国藩早年犯小人的命,不禁想到了我曾经预测的一位朋友。这是位基金经理,按常理而言,基金经理的工作只是伏案研究的相对封闭的人际环境,除了对股市的深度斗智之外,不是很容易有犯“小人”的现象。但是,命运往往会跳出人们的寻常思维,貌似会有的,或许就是不会出现,貌似不会有的,也并非不会发生。

此人的命盘是:

乾造

乙卯

乙酉

庚午

庚辰

大运 甲申 癸未 壬午 辛巳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

岁数 5 15 25 35 45 55 65 75

这命金性较强,命书有云:“强金得火,方成器皿。”也就是说强大的金命遇到了火的大运或流年是比较有利的,相当于烈火炼金后,金才能成为有用的器物。但是,由于他生在辰时,当火性时间来时,此火非但不能去激发大金的成就,反而会火生土,又土生金,使金更加强顽而无所适从。当进入了辛巳大运的巳午流年时,火旺土盛,燥土必然导致此金擦痕累累。所以,我直言:“虽然2013、2014年你有暂时的优秀业绩和荣誉,但是,这两年你命犯魇杀运,所以,必树对立面,甚至你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而让人在你背后说三道四。以前你的贵人也就是你的上司也改变了对你的态度,不再欣赏你了。”

他叹口气,郁郁寡欢地说:“我是与世无争的人,工作也做的很好,却不知什么事得罪人了,许多人都有些疏远我。2011年调我来公司的领导,也对我不像以前那样好了。”

我解释道:“你命喜水化土洗金,但是运程上火多了,本来可以得到更多的培养,因为你出生时辰上的土性转化了这个火,使火变成了燥土这个状态,所以,一定会落得燥土裂金,土多金埋。这在命学中称为魇杀,也就是犯了小人运。这些并不因为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。”

他哦了一声,似乎有些听明白了。

我笑笑,知道他一定似解非解,于是,我继续说:“什么命理原因你也不必过多了解,这是我的事。你只需明白这两年犯了小人,更要明白怎样化解就行了。”

他眼睛一亮,精神顿起,十分关心地问我应该怎样化解呢?

我授他一招简捷之法:“你是因为时辰的土性导致的金命小人魇杀运,所以,每晚九到十一点之间,用温水加浴盐泡脚半小时左右即可。”

“这么简单?”他好奇地问。

“你试三十天即知效果。”我自信地答:“别忘了一个月后给我消息。”

一个多月后,他电我。接起电话刹那,听到他轻松的一声“吴老师啊”,我内心明朗,心里滴咕了一句:“这小伙子,连声音都不沉闷了。”

吴宽之谈古论系列02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相关阅读:

相关搜索: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相关微博

热门搜索:

    企业服务